宿主

meroone 发表于 八月 8th, 2009
文章分类: 旧日足迹 标签: , , , ,

image001

二十年前的一天,S出去和小朋友们打水仗,玩耍回来后,患了一场小感冒,他的母亲当时也没有在意,毕竟仅仅是小小的感冒,给S吃了点感冒药,没几天,S的感冒也就好了。他还是很平常基本一样,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,就是长大了几天。

1、弓形虫是一种单细胞微生物,据统计,全球有超过一半的人身上寄生者弓形虫。但是它不会对宿主造成明显的影响,感染初期,最多引起一场温和的感冒。它静静来袭,感染几乎所有能接触到的恒温动物,从沙漠中的袋鼠岛天上飞的麻雀,都难以幸免。

2、弓形虫通过生肉、污染的水、猫等各种途径来到人类的体内。并且人类可能携带弓形虫长达几十年。

——《寄生世界》,姬十三,《科幻世界》2007-5

S一天天长大,可是S的父母觉得他越来越神经质,并且还有忧虑症。老是猜忌同学,经常的欺负女同学。这可怎么行呢,这样下去,他今后的日子只有混了。

S对此似乎并不在乎,每天上课时小动作很多,一会儿扯前排女同学的头发,一会儿用笔戳同桌的胳膊,一会儿又拿后排同学的文具。有时还会钻到桌子下面,将其他同学的鞋带系在一起,下课时看同学摔倒的狼狈相。因此同学们都会下意识的躲避着他。这就更加加深了S的忧虑症病情。

1、弓形虫之所以具有惊人的传播力,是因为它能劫持一种叫做树突细胞的免疫细胞,在宿主体内横冲直撞,根本无视免疫系统的攻击。这种树突细胞可以帮助弓形虫突破血脑屏障,直抵大脑。

2、弓形虫感染会损害脑内的星形胶质细胞(这是一种给神经细胞提供撑和营养作用的细胞),而精神分裂症也被认为与这种细胞的损害有关。

3、感染弓形虫的人群普遍表现出更为“神经质”和“忧虑性”。

——同上

200712月,S离家出走,十多天后,在同学、家人和朋友的极力帮助下,才回到家。从那以后,我就在也没有关于S的消息了。

20082月,我们高中的老同学举行了一场聚会,并没有看到S的身影,别人也没有提起他。我也渐渐的将他淡忘了。

200985日,L发短信给我,叫我出去,到公园的健身场活动活动,从谈话中,得知了S大概在20097月初自杀身亡。听到这个消息我还真有些不敢相信,这还是当初的那个爱捣蛋的S吗?怎么说走就走了呢。

我是T,一条弓形虫,我和我的同胞们所处的卵囊前几天才从一只猫的体内排出来,经过24小时,终于发育成具有感染能力的芽孢子形态,我们在这个小水塘里待着,等待时机进入其他宿主猫体内,完成我们的整个生命周期。

突然,我们在水的簇拥下被抛向空中,进入了一个中间宿主——人的体内,这可不是我们所期望的,只有猫才是我们的终宿主。

先不管那么多了,赶快劫持树突细胞吧,潜入大脑在做打算。

在进入大脑的途中,遇到了不少来自免疫系统的攻击,幸好我们能扎进几乎所有的细胞,揭开细胞膜,躲过危险。

历尽艰辛,我们终于到达了大脑,改变其神经系统,看看人会不会像老鼠一样容易控制,给猫当大餐,好让我们能够进入终宿主的体内。

不过人的个头似乎大了点,猫并不能直接吃了他,这可怎么办,难道我们就要这么的待几十年,直到这个人死亡吗?

死亡?对,这个人死了,就会有其他的动物吃,这样我们就可能回到猫的体内,完成生命周期。

我们齐心协力,将其神经系统给控制了,这样就能按照我们的想法办事。亲爱的猫咪,你等着,我们就要回来了。

p.s1、关于所引用的段落,为配合文章的叙述,部分结构和用词有所改动。

2、对于高中同学的突然离去,内心真的很矛盾,恰巧想起了几年前看过的姬十三写的《寄生世界》,于是突发灵感,本文仓促诞生,算是对老同学的缅怀吧。



暂时不能评论

Comments are closed.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